荊門新聞網 - 荊門地區權威新聞門戶網站 主辦:荊門日報社
網站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在線投稿
荊門新聞網
您的位置:首頁 > 荊城警事 > 正文

酒后出交通事故 同桌的你跑不脫

四人為酒友身亡承擔賠償責任

  近日,市中級人民法院對一起上訴案件進行了終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這也意味著,4名同桌喝酒的食客要為酒后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而買單,分別要為交通事故中亡者的家人賠償2.4萬余元或6000余元。

  這又是一起因同桌飲酒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而引發的悲劇,它帶給亡者家人是無盡的痛,留給世人的是血淋淋的教訓。

  事件回放:一男子酒后車禍身亡

  同桌的涉事人分別為劉某、王某、張某、熊某,亡者為李某,他們年齡五六十歲,京山當地人,大部分為熟人。

  時間回溯至2018年10月30日下午,王某、張某、熊某、李某先后各自駕駛正三輪載貨摩托車到劉某的魚池購買鮮魚,裝載鮮魚后各自離去,后又各自駕車返回劉某處進行結賬,并提出要在劉某處吃晚飯,劉某并未反對。

  王某、張某、熊某、李某和幫忙撈魚的周某(劉某親家)共同進餐,席間5人共同飲酒,進餐過程中劉某參與其中并飲酒。后來,李某駕車先行離開。

  當日18時20分左右,李某駕駛正三輪載貨摩托車(未佩戴安全頭盔)沿347國道由西向東行駛至848KM+700M路段時,與京山一單位人員在執法時攔停停放在路上、由龔某所擁有的無牌正三輪柴油摩托車相撞,造成車輛受損、李某當場身亡的交通事故。經公安司法鑒定中心鑒定,發生交通事故時李某血液中酒精含量為111.8mg/100ml。

  2018年11月13日,京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作出了《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認定李某在無有效機動車駕駛證情況下醉酒駕駛安全設施不全機動車輛,未戴安全頭盔發生道路安全事故,李某承擔此事故的主要責任,京山一單位、龔某均承擔次要責任。

  兩級法院:三方要為亡者損失擔責

  事故發生后,李某家屬為經濟賠償一事于2019年1月28日將京山一單位和龔某告上法庭,向一審的京山市人民法院提起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訴訟。

  一審法院審理后于2019年4月22日作出了民事判決,依據承擔的責任大小,判決由京山一單位賠償李某家人各項損失17萬余元;由龔某賠償李某家人各項損失11萬余元。

  同時,該判決書還認定李某在此次交通事故中損失總計為80余萬元。

  此外,一審法院還對王某、劉某、周某、張某等人是否需對李某因醉酒駕駛機動車輛發生交通事故身亡承擔侵權責任進行審理。

  根據交警部門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和公安司法鑒定中心檢驗報告,可以認定李某在事故發生時處于醉酒狀態,李某醉酒駕駛車輛是導致交通事故發生的重要原因之一,而李某在事故發生之前與王某、劉某、周某、張某及熊某,在劉某處進餐共同飲酒后,返程過程中發生交通事故,因此王某等5人行為與李某達到醉酒狀態之間存在關聯性,與李某發生交通事故身亡后果具有一定因果關系。

  李某家人要求王某等人承擔賠償責任的理由是因聚餐活動組織者和共飲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安全保障義務是侵權責任法規定的一項法定義務,在社會活動中共同聚餐并席間飲酒行為廣泛發生,法律也沒有禁止成年公民飲酒,但依據誠信原則及公序良俗原則,聚會組織者的確應當負有一定的保障被邀請者安全的義務。在共同飲酒中,同飲者多是基于特殊、親密關系或者信賴而聚會喝酒,正是由于飲酒的共同活動引起相互間的正當信賴,對于發生損害的潛在危險聚會組織者和共同飲酒參與人應該能夠預見并可以合理予以控制,因而在這種情況過程中相互之間應產生一種合理的注意義務。

  此案中,劉某在事發當日雖并未主動邀約李某等購魚者進餐,但在李某等人要求留在其處進餐時并沒有明確反對,并參與共同進餐,應為默許并知曉李某等人在自家就餐,因而應承擔起組織就餐活動的相關責任,對進餐人員有相應的安全保障義務,這種義務顯然包括應制止相互灌酒、勸阻放縱飲酒等行為,并對飲酒后機動車駕駛者進行合理的安置。而劉某明知李某是駕車前往其處,并且在就餐時飲酒,應當對酒后駕車可能對駕車人及社會公共安全產生危險有所預見,但其未對李某進行有效勸說并阻止其酒后駕車行為,未安排其他方式將李某安全送回,在李某駕車離開后也未及時通知其家屬,放任了危險行為的發生,以上行為均說明劉某作為聚餐主人在安全保障義務方面存在重大的過失,對李某醉酒駕車發生交通事故身亡具有一定的過錯,應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

  王某等人作為共同飲酒參與人,應當預見飲酒可能導致他人人身、財產等方面的損害后果,并負有相互勸阻、通知、協助、照顧等義務。王某等人與李某相互熟悉,雖然沒有證據證明共飲人員存在勸酒行為,但在明知李某系駕車前往,飯后需駕車返回的情況下,共同就餐時并沒有采取有效措施勸阻李某飲酒,反而參與其中,在李某駕車離去時也未進行阻止和通知其家屬,放任了危險行為的發生,對李某身亡主觀上有一定過錯,亦應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18條及第37條第二款“因第三人的行為造成他人損害的,由第三人承擔侵權責任;管理人或者組織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的,承擔相應的補充責任。”之規定,李某發生交通事故身亡,其近親屬有權請求侵權人承擔侵權責任。

  一審法院認定李某在此次交通事故中的損失總計80余萬元,除去京山一單位和龔某賠償損失外,剩余損失48萬余元,王某等人應在此范圍內承擔相應的補充賠償責任。

  根據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所載,李某系無有效機動車駕駛證、未佩戴安全頭盔醉酒駕駛安全設施不全機動車輛發生交通事故,李某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對自己的行為應具有充分的控制力,無證駕駛機動車、酒后駕車、駕駛安全設施不全機動車上路均為法律法規禁止行為,而李某將3種違法行為同時以身相試,引發交通事故,對事故損害后果的發生具有根本過錯,應承擔主要責任。

  王某等人作為聚餐活動的主人和共同飲酒人員,未盡到應盡的安全保障義務,具有一定過錯,應在能夠防止或者制止損害合理范圍內承擔賠償責任,結合李某過錯程度,酌定王某、劉某、周某、張某及熊某對李某剩余損失承擔10%的賠償責任。劉某作為就餐組織者其應盡到的注意義務應遠高于其他同飲者,因此確定由劉某賠償李某剩余損失的5%,即2.4萬余元。另外,李某剩余損失的5%由王某、周某、張某及熊某平均分擔,在此案中李某家人未要求熊某承擔賠償責任系對其權利的自由處分,扣除熊某賠償比例,王某、周某、張某各自賠償李某家人6063.5元(485085.85元×5%÷4)。

  一審判決后,李某家人提起上訴,請求法院對劉某等4名同桌飲酒者賠償基數按80余萬元計算,且除劉某外的3人各按3%的責任賠償等。

  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審理了此案,認為一審法院判決劉某、王某、周某、張某等4人在李某自負的交通事故損失48萬余元中,按照各自的過錯為李某損失的自負部分承擔部分責任并無不當。此外,一審法院根據各自的過錯,認定王某、周某、張某、熊某平均分擔李某自負損失5%的賠償責任,責任劃分并無明顯不當。

  最終,二審法院終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荊門晚報記者 秦文 通訊員 李胡兵)

責任編輯:李旭萍
關鍵詞: 交通事故 賠償 喝酒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版權聲明:
①荊門新聞網 獨家稿件聲明:該作品(文字、圖片、圖表及音視頻)僅供本網站使用,未經授權,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本網站將保留追究其法律責任的權利。
②本網轉載其他媒體稿件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且不用于商業用途,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因轉載的作品內容涉及您的版權或其他問題,請盡快與本網聯系,本網將依照國家相關法律法規支付稿酬或作其他相應處理。
国产高清亚洲精品视频_国产网红精品福利视频_国产福利视频